首页 资讯 财经 网贷 关注 科技 房产 帮助

国际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哈佛大学13年跟踪调查3万中国民众 没有找到美国政客想要的答案

来源:缃戠粶鏁寸悊 | 人气: | 发布时间:2020-07-17
摘要:研究者在2003年至2016年进行了8次独立调查,对来自中国城市和农村的超过3万人进行面对面访谈,以追踪中国民众在不同时期对中国各级政府的满意度。事实也的确如此

  哈佛大学13年跟踪调查3万中国民众,没有找到美国政客想要的答案 | 外媒说

  近日,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阿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Harvard Ash Center for Democratic Governance and Innovation)发布了一项调查报告,题为《理解中国共产党韧性:中国民意长期调查》。

  研究者在2003年至2016年进行了8次独立调查,对来自中国城市和农村的超过3万人进行面对面访谈,以追踪中国民众在不同时期对中国各级政府的满意度。

  报告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自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几乎全面提高。从宏观的国家政策影响到地方官员的管理方式,中国民众认为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能力和效率。

 

  ...since 2003, Chinese citizen satisfaction with government has increased virtually across the board. From the impact of broad national policies to the conduct of local town officials, Chinese citizens rate the government as more capable and effective than ever before。

  该研究报告通过对比分析揭示了两个值得注意的趋势:内陆及贫困地区的民众的满意度提升较大。

  Our analysis reveals two noteworthy trends. First, low-income residents (respondents who reported an annual household income below the sample median in a given year) showed much greater increases in satisfaction... Second, residents in inland regions showed much greater increases in satisfaction.。。

  “中国人对中央政府的满意度超过90%”

  哈佛大学阿什研究中心这份长达18页的调查报告,对中央、省(直辖市)、市县、乡镇四级政府的进行了民意调查,受访者被要求用1—4的分值来评价政府表现,分值1表示“非常不满意”;2“相当不满意”;3“相当满意”;4“非常满意”。

  调查结果显示,在2003年,中央政府获得的满意度是86.1%,到2016年,这一比例上升到了93.1%。

  In 2003, the central government received a strong level of satisfaction, with 86.1% expressing approval ... This high level of satisfaction increased even further by 2016.。。

  2003年乡镇政府的满意度并不高,只有44%。然而,到2016年,这些数字发生了逆转,约70%的人满意。

  By contrast, in 2003, township-level governments had quite negative satisfaction rates, with 44% expressing approval. However, by 2016, these numbers had flipped, with 70% approving 。

  可以看到,随着时间跨越,民众对各级政府的总体满意度在不断提高。

  研究报告称,满意度的提高不仅限于对政府绩效的总体评估。当被问及地方政府官员的具体行为和特点时,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认为他们友善、博学、高效。

  These increases in satisfaction are not just limited to overall assessments of government performance. When asked about the specific conduct and attributes of local government officials, increasing numbers of Chinese citizens view them as kind, knowledgeable, and effective 。

  从2004年开始,调查询问了受访者与当地政府官员的个人互动以及他们对这些互动的印象。民众对政府处理问题的印象也发生了变化。2016年,对最终互动结果“感到满意”的民众比例是75%。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趋势?

  报告从三个关键问题进行了分析。

  一、中国为弱势群体提供基本社会保障

  报告提到,目前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是1978年开始改革开放时的60倍,40年的快速发展使8亿多中国人摆脱了贫困,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在致力于建设为弱势群体提供保障的社保系统。

  在2005年至2011年期间,受访者调查报告显示,获得几种不同保险和社会福利项目的机会大幅增加,这些增长在小城镇和农村尤其明显。例如,中国农村居民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的比例从32%上升到82.8%,基本养老金覆盖面也从2005年的36.8%上升到2011年的71.3%。

  据悉,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地方政府预算对当地居民在教育、卫生和福利方面投入的比例越高,居民满意度会相对更高。道路基础设施较好、城乡收入悬殊较低的地区,情况也是如此。

  ... all else equal, residents in localities that spend a higher percentage of the local budget on education, health, and welfare are more likely to report higher satisfaction rates. The same is true for residents in areas with better road infrastructure and lower ratios of urban-rural income inequality。

  二、中国深入推进反腐败斗争

  2013年以来,中国深入推进反腐工作。根据哈佛大学阿什研究中心的调查,中国民众普遍对此表示支持。

  虽然2011年仅有35.5%的受访者认可政府打击腐败的努力,但到2016年,这一数字已升至71.5%。

  到2016年,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政府控制腐败的努力正在发挥作用,事情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by 2016 the majority of respondents felt that government efforts to control corruption were having an effect and that things were moving in the right direction。

  三、大力改善环境问题

  哈佛大学阿什研究中心2016年的调查显示,中国民众最关心的是空气污染,34%的人认为它是最重要的环境问题,紧随其后的是食品安全(19%)、气候变化(16%)和水污染(12%)。

  但中国民众对未来五年的前景持乐观态度——43%的人预计当地空气质量会好转。

  事实也的确如此,“大气十条”实施以来,中国大气污染治理成效显著,环境空气质量持续改善。

  《中国空气质量改善报告(2013-2018年)》指出,与2013年相比,2018年中国首批实施新空气质量标准的74个城市PM2.5平均浓度下降41.7%;北京市PM2.5浓度下降43%;珠三角PM2.5浓度连续四年达标;2018年338个城市平均优良天数比例为79.3%。

  “中国政府比前20年任何时候都更受欢迎”

  在报告最后,研究人员得出结论称:

  “我们的调查显示,在各种各样的指标中,到2016年,中国政府比前20年任何时候都更受欢迎。”

  In fact, our survey shows that, across a wide variety of metrics, by 2016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as more popular than at any point during the previous two decades。

  这份报告还同时驳斥了那些所谓“唱衰中国”的国际言论:

  “对于调查中涉及到的每一个问题,中国城市和农村、沿海和非沿海地区的居民均表示对政府执政能力有信心(...residents expressed equal confidence in the actions of government)。”

  “没有迹象表明中国民众中有不满情绪正在蔓延,中国正面临执政危机的说法并无依据。”

  As such, there was no real sign of burgeoning discontent among China’s main demographic groups, casting doubt on the idea that the country was facing a crisis of political legitimacy。

责任编辑:遗世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