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财经 网贷 关注 科技 房产 帮助

互金

旗下栏目: 行业 平台 专栏 互金

懒财创始人被捕、兑付窟窿近60亿 多家公司牵连其中

来源:缃戠粶鏁寸悊 | 人气: | 发布时间:2020-02-18
摘要:《红周刊》记者近期独家获悉,知名P2P企业懒财网继2019年11月被立案后,其创始人、法人代表陶伟杰已于2019年12月前后被捕。《红周刊》记者近期独家获悉,知名P2P

  (原标题:懒财创始人被捕、兑付窟窿近60亿 ST东网等多家上市公司牵连其中)

  作为当年红极一时的P2P公司,懒财网在2019年金融监管部门的全面清退大潮中生存压力巨大,不仅面临60亿元兑付窟窿需要填补,且创始人陶伟杰还于2019年被捕。更为重要的是,在懒财一案中,*ST高升(行情000971,诊股)、*ST东网(行情002175,诊股)等多家上市公司受到牵连。而在关联公司中,甚至还有部分公司可能涉及到违规高利贷业务。

  《红周刊》记者近期独家获悉,知名P2P企业懒财网继2019年11月被立案后,其创始人、法人代表陶伟杰已于2019年12月前后被捕。有懒财网出借人透露,懒财网未兑付规模在50亿~60亿元之间。

  懒财网以上市公司或与其相关的贷款业务为重点,债务人包括乐视、雏鹰农牧、*ST飞马(行情002210,诊股)等融资市场的“网红”民企。具体模式上,懒财网以关联公司为募资平台,通过南京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等地方金交所挂牌发标,借助懒财网实现销售,该模式与此前爆雷的网信理财很相似。据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此举已涉嫌违规从事高利贷业务。

  知名P2P企业懒财网创始人陶伟杰被捕

  2016年以来,堪称“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在国内宏观经济换挡、金融去杠杆的过程中,已面临内外交困的境地。而2019年多地金融监管部门的全面清退,更是进一步敲响了这个行业的丧钟。

  《红周刊》记者近期独家获悉,知名P2P企业懒财网继2019年11月被北京朝阳区经侦立案调查后,其创始人、法人代表陶伟杰已被抓捕。有出借人提供给《红周刊》记者的材料显示,北京朝阳分局涉众型案件报案平台在2019年12月中旬时曾通报,“2019年11月19日,朝阳公安分局已受理北京懒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并于同日立案侦查……现已将北京懒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人陶某某(山西人)等涉案人员抓获并已发刑事拘留。后朝阳区人民检察院已发批准逮捕”。出借人王先生告知记者,此处的“陶某某”就是陶伟杰,其被捕时间应是2019年12月。

  一个可佐证的细节是,此前陶伟杰每月都会召开面向出借人的视频会议,但2019年11月之后再未出现。

  北京懒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底,懒财网平台于2014年上线。据懒财网贷官网信息,截至目前公司累计借贷234.46亿元,累计出借人数为75万人。作为懒财网的创始人,公开信息显示,陶伟杰早年任职于搜狗,其创业团队多位高管也有搜狗履历。陶伟杰最后一次以正面形象出现的时间点是在2018年8月接受某知名财经媒体采访,当时其还表示“互联金融行业通过科技与金融的深度融合,是未来行业的机会所在”。

  对于陶伟杰的被捕,有出借人担忧会影响催收、拉长兑付周期,因为在此前引起高度关注的e租宝案件,就经历了立案、高管被捕及审判后,至完成兑付时长达5年之久。对此,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彭凯向《红周刊》记者表示,P2P公司的退出公告中,兑付周期一般设定在24~36个月,部分案例中兑付周期更长。兑付周期的主要影响因素在于“资产处置周期”,如果在处置过程中公安机关介入,对P2P平台及相关人员刑事立案,则兑付周期的影响因素又会增加一个“刑事案件司法程序”。而且,重大P2P案件多集中于一线城市、借款人恶意逃废债、“先刑后民”原则,加大了采取民事诉讼进行债务追偿的难度。

  “‘资产处置周期’和‘刑事案件司法程序’是可以并行推进的,从部分案例来看,公安立案后亦会加入资产处置工作且效果往往优于平台自身催收。”彭凯进一步解释称。

  “根据网贷天眼研究,一般情况下,从出借人报案到最终兑付,大致需要3~4年左右。”网贷天眼研究员张威向记者表示,从立案侦查到送检起诉,平均用时4~5个月,有些平台在此阶段耗时达7~8个月;审查起诉阶段,由于案件的复杂程度不同,从一审、二审到法院宣判,这一阶段耗时平均超过一年,有些案件甚至长达3~4年;案件判决生效后才能进入涉案资产的处理阶段。期间法院需对涉案资产履行整理、估价、拍卖等程序,也需要大量时间。

  中路投资在懒财风险暴露前夕退出

  天眼查显示,目前懒财信息科技的全资股东为北京研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后者的法定代表人也是陶伟杰。在2018年以前,懒财信息科技还有另一家股东上海中路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在其于2018年1月时退出后,才形成了北京研顺信息全资控股局面。

  据天眼查,中路投资(有限合伙)的股东为陈荣、陈通、上海中路(集团)有限公司。其中,中路集团既是本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也是上市公司中路股份(行情600818,诊股)(600818.SH)、中路B(900915.SH)的大股东(旗下知名品牌为永久牌自行车)。陈荣曾是中路股份的董事长,2014年底离任,董事长一职由时年仅27岁的儿子陈闪接任至今。

  就中路股份而言,其近几年的发展并不太顺利,股价由2015年的76元左右跌至目前的11元左右(前复权)。2018年时,公司还盈利500万元,而到了2019年,则预亏6000万~8000万元。此外,公司治理方面也存在缺陷。2018年9月,上交所对中路股份及董事长陈闪下发关注函,指出其存在向管理人借款未披露等问题。

  就在中路投资(有限合伙)退出懒财信息科技后不久,2018年8月前后,懒财网就限制客户提现次数,隐现挤兑端倪。对此,包括王先生在内的出借人直言,中路投资(有限合伙)退出的时间点太微妙,难以洗清其依靠内幕信息优势“提前跑路”的嫌疑。

  那么,懒财网目前的未兑付规模又是多少呢?包括王先生在内的多位出借人告知《红周刊》记者,未兑付规模在50亿~60亿元之间。王先生还透露,到目前懒财仅兑付了其本金的1/3左右。彭凯也表示,基于对部分已完成审判的非法吸储P2P案件,最终偿付比例集中在50%以下,其余案例的清偿率可达到70%~80%。张威也直言,“暴雷P2P兑付方案中,现金清偿比例通常都不高。多是由于平台的涉案资金已用于购置房产、投资、挥霍等。所以清偿方案中经常会有商品兑付、房产兑付、债转股等”。

  *ST东网、*ST飞马等多家上市公司涉入懒财一案

责任编辑:遗世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