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财经 网贷 关注 科技 房产 帮助

军事

旗下栏目: 教育 体育 健康 军事

中国古代南方与北方的战争怎么总盯着徐州,而不走河南安徽一线?

来源:缃戠粶鏁寸悊 | 人气: | 发布时间:2020-07-23
摘要:原创 团队作者 朝文社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字数:2863,阅读时间:约8分钟 历史提问 中国古代南方与北方的战争怎么总盯着徐州,而不走河南安徽一线? 答:在古

中国古代南方北方战争怎么总盯着徐州,而不走河南安徽一线?

答:在古代“南北交兵”的战场上,同处南北交界的江淮平原,徐州比起其他地方,究竟重要在哪?这事儿,春秋战国年间常“会盟”的君主们,就能先现身说法:比如当年“九合诸侯”的齐桓公,就在徐州“兵车之会”,确立了“尊王攘夷”的霸业。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灭了吴王夫差后,也是“与齐晋诸侯会于徐州”。“一鸣惊人”的齐威王,也是与魏王等人“徐州相王”。那年头,徐州就是个“高光”的地方,常有“枭雄”来威风一把。

汉初造了汉高祖刘邦反的“九江王”英布,对徐州(彭城)也是一把泪。他跟刘邦正式撕破脸时,麾下谋士就为他献“上中下”三策。其中的“上策”与“中策”里,都有“西取楚”即“先打徐州”的战略,可惜全被英布甩手否决,然后就在战场上脆败——不重视徐州的后果,往往就是这么惨。

为何这么重要?从先秦年间起,徐州所在的江淮地区,不但是著名的经济发达地区。徐州更是南北水陆交通的要冲。战国晚期时,江淮平原就形成了发达的水运网,徐州本地也是丹水和泗水的交汇处,等于是江淮水陆交通的枢纽。徐州在手,就是战略主动权在手。

中国古代南方与北方的战争怎么总盯着徐州,而不走河南安徽一线?

不过呢,这几个年头里,中国的王朝争霸战争,还都是“东西之争”。甚至虽说江淮平原很发达,但秦汉时代中国的争霸战争,还往往是“东西争霸”,中国的核心经济带,也集中在关中与山东地区。所以徐州尽管交通地位重要,却远谈不上核心。

可东汉以后,情况就不一样了。东汉后的中国历代乱世,大多是“南北对峙”,徐州的地位,也就更加升级。东汉末年时,曹操吕布刘备等人,为“抢徐州”打得头破血流。两晋南北朝南北对峙年月里,南北双方的多次大战,也都是爆发在徐州。说是“兵家必争”,真是毫不为过。

中国古代南方与北方的战争怎么总盯着徐州,而不走河南安徽一线?

为什么徐州变重要了?首先还是交通问题,这就要说说魏晋南北朝时期运转成熟的“泗水水系”。在12世纪黄河改道前,泗水就是黄河淮河之间最大的水系,从鲁南发源的泗水,一路经过鲁南苏北各地注入淮河,是当时北方唯一一条南北贯通的天然河流。而且泗水四季水量充沛,在江淮平原构成了密集的交通水网。徐州恰恰是这水网的中心,其东面汴水泗水交汇,城池西北东三面环水,不但交通便利,且易守难攻。

值得一提到的是,当时徐州城地位的提升,也有赖于中国古代科技的进步。原本徐州地区多山且北高南低,泗水经过徐州时落差高达三十多米,因此常引发水灾,泗水沿线的“吕梁洪”“秦梁洪”“徐州洪”,原本都是水灾多发地。当年周游列国的孔子,也曾惊叹吕梁洪“悬水三十仞”的惊人景观。

中国古代南方与北方的战争怎么总盯着徐州,而不走河南安徽一线?

这“壮观景象”,在魏晋之前,公认徐州航运的巨大威胁。但从三国年间起,“筑埭”技术应运而生。这个从江南传来的新型施工技术,像一把把牢固的铁链,把泗水河道牢牢锁住。在“徐州洪”等路段,更形成了“梯级拦蓄”,因此徐州的水路,不但更安全且更快捷。“要道”的地位大大提升。

而要看看当时“南北对峙”的局面,就知徐州有多重要。无论是东晋与“十六国”对峙,还是“宋齐梁陈”与“北魏北齐北周”对峙。谁拿下了徐州,谁就掌握了泗水水网。南方政权得到了徐州,就可抵消“缺骑兵”的劣势,凭着发达的航运进击北方。北方政权拿下徐州,就等于卡住了南方政权的咽喉,任你有百万雄兵也别想过来。

所以在两晋南北朝时代,南北双方的几次激烈碰撞,都是围绕着徐州展开。桓温与刘裕的北方,都是以徐州为跳板进击北方,一度打出辉煌战果。北魏太武帝南侵时,也曾以数十万大军围困徐州。更为奇迹的是,东晋南北朝的多次大战里,徐州多次经历战火,却从未被攻破。几次易手都是由于守将的投降——这不止是南北双方“都惦记”的宝地,更是一座攻不破的坚城。

中国古代南方与北方的战争怎么总盯着徐州,而不走河南安徽一线?

这样的角色,放在当时,没有第二座城池可以取代。

同样重要的原因,还有徐州的物产与产业:山水环绕的徐州城,周边却地势平坦,自古就是重要的粮食产地。更重要的是有矿。徐州地区的铜、铁、煤储量都十分丰富。徐州出产的铜钱铜镜享誉天下,宋代时徐州的铁产量一度占到大宋的四分之一。这样一个“黄金地段”且“家里有矿”的地方,放在历朝历代都是宝地。放在乱世,当然也惹来争抢。

两宋之交时,黄河因为战乱“夺淮入海”。徐州地区的水文地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但由于中国经济重心南移。徐州的“南北枢纽”角色却依然没变。元代整修京杭大运河后,大运河经徐州的路段变成直线,从此南北的往来“必由彭城(徐州)”。

明初朱元璋北伐时,也同样围绕着徐州做文章——明军悍将张光祖从徐州出发,沿京杭大运河走水路,一口气横扫东平济宁等重镇,直接斩断了元王朝的一只胳膊。中国历史上这场“由南向北一统天下”的奇迹,就有徐州城的助推。

但这类奇迹背后,更有历代百姓的苦难:两汉以后,每当中国陷入乱世,徐州必然沦为主战场,和平时代的繁华,经常转瞬间毁于战火。

比如那常令历史票友憧憬“英雄风采”的三国时代,七年里徐州曾六次易手,“坑杀男女数十万口于泗水”。唐末枭雄朱温攻打徐州,以至于“民死十之六七”。元末农民大起义里,徐州城也一度毁于战火之中。看一看每个乱世里,徐州城的灾难,就能看清古代百姓战乱里的苦难。还有那“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的哀叹。

中国古代南方与北方的战争怎么总盯着徐州,而不走河南安徽一线?

而放在和平年代里,徐州的稳定,更是关乎着王朝的安定:定都北京的元明清三朝,极度依赖东南的漕运供应。明代的《徐州志》记载,来自东南地区的税粮钱财,以及西南大地的贡品,这些至关重要的物资,“悉由兹抵北”。仅来自东南的船舶,每年就有数万艘经行徐州。如果王朝的南北,如秤杆两端,徐州在当时,就是“定盘的星”。
责任编辑:遗世独立